Greengrit·[名曰如果]

如果可以重歸年少,在春的溫潤中奔跑,奔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trackback(-) Comment(-)

继续转帖爱狗狗的文章来教育卡儿子~

儿子可以学习这个大叔的热血但是不可以这么暴力+单线条哦~




第十四街保镖 不受欢迎的客人 中

明明已经是正午,阳光却依然无法照射到利赞司第十四街的每个角落,在一间有些昏暗破烂的废弃房屋里,如同锤子敲打墙壁的声音不绝于耳。用拳头征服了十四街,号称十四街之王,二十一岁的爱蒙正在这里对着一个自制的破旧沙袋奋力地出拳。

他的手上除了绑着老旧的绷带之外,并没有带任何的护具,一拳又一拳地敲打着那个已经被打得变了形的自制沙袋。看来这里是属于他自己的练功场所,在他的脚边还躺着几个同样的简陋沙袋,纷纷都已经被打破,黄沙流了满地。虽然嘴上不说,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愤怒、不安和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一拳比一拳更沉重,鲜红的血不断地绷带里渗透出来,把绷带染成了红色:“磨练了这么多年的拳头……号称是十四街之王的我……连一个小孩子都保护不了呢!”情绪越来越激昂的他,全力挥出必杀的一拳,将这个可怜的沙袋狠狠地打破,黄沙从洞口哗哗地流下来,整个沙袋顿时瘪了下去。

“大……大哥……你的手要不要包扎一下……”站在一边的小弟看得呆若木鸡,有些关切地问道。

“这不用你们来管……我不是让你们全体出动全力搜寻那杀人野兽的踪迹吗?!”平日里开朗而温和的爱蒙情绪很不稳定,用凶狠地口气回答道:“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眼神里闪烁着那令人害怕的绿光。

“是……我这就去!”于是对方吓地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的样子……很可怕么……”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使用过这样的眼神了,爱蒙有些发呆地望着墙上那早已破碎的镜子。

“恩,很可怕。如同杀人野兽一样的眼神。”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爱蒙转过身来,看到对方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容貌清秀,身材修长,脸色微白有些灰色,显得不太健康。身着一身整齐的西服,头戴一顶绅士帽,看起来像是利赞司富人居住区住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

“如果你还想活得久一些的话。就立刻离开这里,十四街不是你这样的人来的地方。”爱蒙抓起身边的上衣往身上一批。

“呵,真不亏为十四街之王的爱蒙先生,说出话来就是有气势。”对方丝毫不感到害怕,一边拿出烟杆点起了烟草,一边戏谑似地回答道:“即便不愿意,我也必须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和称号?”爱蒙的眉头渐渐皱拢,对方的轻浮态度令他感到很不爽。

“我不止知道你的名字和称号,我还知道很多秘密。”对方开始洋洋得意:“比如说你的真实身份是人兽混血,我知道你在调查杀人猛兽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合……”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爱蒙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了上去,将对方重重地按在墙上,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一只手拉开距离作出拳动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可是你要是敢将我的血统秘密说出去,我就打到你不能说话!”爱蒙闪烁着野兽一般眼神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瘦弱的男人。

“呃,好痛啊……爱蒙先生的性格比传闻之中的还要火暴呢。”对方眯着眼,似乎不感到畏惧,继续使用着那种戏谑的语气:“这拳头固然威猛,但是它和子弹的速度比起来哪个更快呢?”爱蒙这才发现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自己的腰上顶着一杆上了膛的火枪。

“既然被人称作十四街之王,我就会守护这条街。假如你敢威胁我,或者是伤害这十四街上任何人的话。”爱蒙的语气充满坚定毫不退缩:“即便是挨下这颗子弹,我也会把你这张小白脸打到不能见人的地步。”

“呵,真是有气势啊。这一局算我输了。”对方笑了笑,扔掉了手中的火枪:“我这个人反对暴力,而且和你拼个你死我活没有任何好处,非常划不来。不如我们坐下谈谈,顺便再来杯茶,怎么样?”

—————————————————————————————————————————————

在第十四街和第十三街的交界处,一座两层的简易小洋楼上,悬挂着“十三街侦探事务所”的招牌,下面还画着一张坏笑着的戴着绅士帽男子的Q版头像。

房间内的摆设虽然不显豪华,却颇有艺术气质,而且十分整洁。古典品位的楼梯、桌椅、壁画和名画、花瓶等各种艺术品,使房间装饰的格调显得非常不错,但仔细看过的话会发现全都是一些二手家具和赝品。看来这个事务所的主人并不是像他的外表那样有钱。

但是此时的爱蒙被眼前蜂蜜红茶的香味所吸引,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种从未品尝过的“高级茶”。

“咳,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福克斯,是一名侦探。”对方假装咳嗽,试图把爱蒙的注意力从红茶吸引到自己身上。“正如之前我说的,我正在和你调查一样的事件,所以才登门拜访。”

“这种茶真香……是怎么沏的?加了什么?”爱蒙一边品茶一边举手发问。

“真这么好喝吗?其实也只是柠檬汁、蜂蜜和方糖……等下,你不要扯开话题好吗?”福克斯不知不觉被转移了注意力。“你难道就不关心杀害了孩子的野兽吗?”

“十四街是我的地盘,只要小弟找出那野兽的踪迹,下来用我的拳头来搞定。”爱蒙低头握紧手中的拳头:“杀害丹尼的凶手,无论是什么样的家伙,我都不会饶恕。”

“对拳头还真是有自信啊。”福克斯在爱蒙的对面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可惜看来你这次的对手并不是可以靠拳头来搞定的那种。”他从旁边抓过一张纸来,放在爱蒙的面前。上面用钢笔画着一个圆形,中间有五芒星和各种奇怪的符号。“这是我的委托人给我的线索。你在凶案现场,看到这种图案没有?”

爱蒙看到眼前的图案一愣,于是皱着眉头努力回忆着那惨剧发生时四周的情形。“是的……虽然已经被丹尼的血和泥土掩盖了许多,但是地面上确实有一个圆形的痕迹,很大的圆,而且有一种很浓的血的气味……那究竟是什么?”

“那是塞柏拉斯的召唤圆。”福克斯端起红茶品了一口,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塞柏拉斯,传说中看守地狱大门,巨大而且拥有三个头的地狱恶犬。你不可能用拳头去战胜的对手。”


(未完代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11/14(火) 04:01:18 =转= trackback:0 Comment:0

[转]第十四街的保镖——不受欢迎的客人

啦,喂儿子一些爱蒙大叔年轻时候的故事,让儿子学点儿正经东西,别老被爹地我荼毒~~~你要长成一个勇敢坚强有担当的皮好帅哥哦!(爆~)

第十四街保镖 不受欢迎的客人 上

太阳还没有升起,东方正微微泛白,大家都还在甜蜜梦想之中的时候,一个如鬼魅一般敏捷的身影在利赞司的街道上飞快地穿梭着。经过每家每户的门前,他都会瞬间停滞一下,然后又向着下一家飞奔而去……

穿过两三条街区,终于来到了号称暗的十四街的贫民区,灵活地闪过破碎的瓦砾和倒塌的路灯,影直奔向十四街教堂而去。

“大家起床啦,赖床的人没早饭吃哦!”一个年轻而嘹亮的男性嗓音高喊着,十几个从睡梦中醒来的孩子们穿着睡衣便兴奋地冲出房间,快乐地对着眼前的男人以及他手中的食物扑去。“爱蒙哥哥来啦!~”“耶!今天有牛奶可以喝啦!万岁!”孩子们兴奋地将他团团围住,有几个兴奋过头的还上前搂住他的脖子。“啊呀,莉莎、凯文、贝茜,别这样,牛奶要打翻了。”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是对于天真无暇的孩子的亲昵行为并不会有人真的讨厌,爱蒙脸上尴尬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证明。孩子们的目光激动地盯着爱蒙手中捧着满满的一大箱牛奶。

“真是的,爱蒙,你都把他们宠坏了。”一位衣衫整洁的女祭司小姐从后面的房间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笑容。女祭司拿出一个小哨子,一声哨响,孩子们立刻停止了顽皮,大家都原地站直了像军人那样等候命令。“大家快去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才可以到餐厅集合吃早餐!”于是孩子们兴奋地纷纷跑向卧室,卧室里顿时乱作一团。

“送牛奶辛苦了。”女祭司微笑着摸摸爱蒙的头,爱蒙刻意回避着。“莉莉~!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子,我都二十一岁了,比你大耶。”爱蒙十分不满。“可是怎么看我都像姐姐呀,爱蒙好象成长地比较慢。”只有在这时候文静的莉莉祭司才会露出孩子一样顽皮的笑容。“呃……大概吧……”这是爱蒙最不愿意提起的话题。

这里是十四街的大精灵神殿,同时也是十四街孤儿院,专门收留十四街上那些被遗弃的孤儿们,爱蒙的童年也是在这里度过的。孩子们有的是因为先天残疾、私生子,或者是不被接受的混血,等各种原因而被遗弃。这里是属于他们的最后的家,假如没有这座民办的孤儿院,也许孩子们无法在这个残酷的街道上生存下去吧。

所谓餐厅就是厨房里那一张破破烂烂的长桌子,孩子们有点挤的坐在一起,像教徒一般虔诚地低头作着餐前的祷告,感谢光之大精灵赐予我们食物。当修女敲打小铃铛的时候便是祷告时间结束,于是大家狼吞虎咽地吃前面前的美味……一块又干又硬面包以及一小瓶牛奶。这是这些没有父母,也没有政府救济的孩子们,在一个星期里唯一一天可以喝到牛奶的日子,星期天。没有任何一个顽皮的孩子会浪费一点食物,因为他们太需要营养了。

“爱蒙,你既然现在已经是十四街之王,为什么还要每天送牛奶赚钱呢?而且每周一次回来和我们一起吃这一顿早餐?”莉莉祭司坐在离开桌子有一点距离的角落里看着孩子们欢快地喝着牛奶,一边啃着干硬的面包,一边问身边的男子。“恩……”爱蒙思考了一会:“也许我是想要看这些欢快地笑脸吧。”于是笑了出来:“小时候我只喝过一次牛奶,当时我惊讶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香浓美味的食物。当时我就想,如果大家每天都可以喝到牛奶那该多好。虽然我不可以让大家每天都喝上牛奶,但是每星期一次我想我还是可以靠我的力量作到。”

女祭司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号称十四街之王的大男孩笑了。自从他用拳头征服了第十四街上所有的小混混之后,这条街道变得容易生存多了。只要有任何人发生欺凌弱小的行为都会被他阻止,有任何富人想要欺压穷人也都要先问过他的拳头。过去无人敢在夜间行走的十四街渐渐地变得安全了。这一条阳光也无法照射到的暗街道,如同墙角中生存的野花一般,渐渐地有了生气,孩子们脸上的灿烂笑容就是最好的证明。

“咦?丹尼呢?”爱蒙突然注意到有一个小椅子上是空的,椅子前的那一份食物也无人享用。“丹……丹尼他……”坐在丹尼旁边的小女孩有点害怕不敢说的样子。爱蒙立刻敏锐地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女孩的肩膀:“快,快告诉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丹尼他昨天晚上说要去厕所,然后就再没回来……”

“大哥,最近街道上夜晚不太安全,已经发生了好几起野兽伤人事件了。你要小心啊。”“搞什么啊,就算是野兽也敌不过大哥的拳头的。”“就是说啊,哈哈哈!”爱蒙想起了昨天和手下的小弟们聊天的内容,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笼罩在心头。他飞快地转身冲出后门去。

“爱蒙哥哥,怎么了?”孩子们发现了爱蒙的异常,随着好奇心纷纷地想要跟去。“谁都不许出来!”爱蒙在门外一声怒吼,把女祭司和孩子们都吓到了,有几个胆小的女孩子还害怕地抽泣起来。

“爱蒙你对孩子们太粗鲁了!”女祭司对爱蒙的态度感到疑惑及不满,当他走出后门的一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慌忙地用手捂住嘴,眼泪如泉涌一般流出。

一个因缺乏营养而瘦弱矮小的身影倒在血泊之中,流淌的地面上的血早已经干涸。孩子的身躯已经被残忍的撕碎,连内脏都流到外面,身手异处的可怜的孩子那圆瞪着的双目表达了他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不舍。爱蒙颤抖着蹲在孩子的尸体旁边,用手替孩子合上他的双眼。“可恶!不可饶恕!!!~~~”一声非人类的如同野兽一般的嚎叫响彻十四街的天空。

(未完 待续)

2006/11/09(木) 08:45:04 =转= trackback:0 Comment: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