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grit·[名曰如果]

如果可以重歸年少,在春的溫潤中奔跑,奔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trackback(-) Comment(-)

继续转帖爱狗狗的文章来教育卡儿子~

儿子可以学习这个大叔的热血但是不可以这么暴力+单线条哦~




第十四街保镖 不受欢迎的客人 中

明明已经是正午,阳光却依然无法照射到利赞司第十四街的每个角落,在一间有些昏暗破烂的废弃房屋里,如同锤子敲打墙壁的声音不绝于耳。用拳头征服了十四街,号称十四街之王,二十一岁的爱蒙正在这里对着一个自制的破旧沙袋奋力地出拳。

他的手上除了绑着老旧的绷带之外,并没有带任何的护具,一拳又一拳地敲打着那个已经被打得变了形的自制沙袋。看来这里是属于他自己的练功场所,在他的脚边还躺着几个同样的简陋沙袋,纷纷都已经被打破,黄沙流了满地。虽然嘴上不说,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愤怒、不安和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一拳比一拳更沉重,鲜红的血不断地绷带里渗透出来,把绷带染成了红色:“磨练了这么多年的拳头……号称是十四街之王的我……连一个小孩子都保护不了呢!”情绪越来越激昂的他,全力挥出必杀的一拳,将这个可怜的沙袋狠狠地打破,黄沙从洞口哗哗地流下来,整个沙袋顿时瘪了下去。

“大……大哥……你的手要不要包扎一下……”站在一边的小弟看得呆若木鸡,有些关切地问道。

“这不用你们来管……我不是让你们全体出动全力搜寻那杀人野兽的踪迹吗?!”平日里开朗而温和的爱蒙情绪很不稳定,用凶狠地口气回答道:“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眼神里闪烁着那令人害怕的绿光。

“是……我这就去!”于是对方吓地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的样子……很可怕么……”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使用过这样的眼神了,爱蒙有些发呆地望着墙上那早已破碎的镜子。

“恩,很可怕。如同杀人野兽一样的眼神。”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爱蒙转过身来,看到对方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容貌清秀,身材修长,脸色微白有些灰色,显得不太健康。身着一身整齐的西服,头戴一顶绅士帽,看起来像是利赞司富人居住区住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

“如果你还想活得久一些的话。就立刻离开这里,十四街不是你这样的人来的地方。”爱蒙抓起身边的上衣往身上一批。

“呵,真不亏为十四街之王的爱蒙先生,说出话来就是有气势。”对方丝毫不感到害怕,一边拿出烟杆点起了烟草,一边戏谑似地回答道:“即便不愿意,我也必须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和称号?”爱蒙的眉头渐渐皱拢,对方的轻浮态度令他感到很不爽。

“我不止知道你的名字和称号,我还知道很多秘密。”对方开始洋洋得意:“比如说你的真实身份是人兽混血,我知道你在调查杀人猛兽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合……”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爱蒙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了上去,将对方重重地按在墙上,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一只手拉开距离作出拳动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可是你要是敢将我的血统秘密说出去,我就打到你不能说话!”爱蒙闪烁着野兽一般眼神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瘦弱的男人。

“呃,好痛啊……爱蒙先生的性格比传闻之中的还要火暴呢。”对方眯着眼,似乎不感到畏惧,继续使用着那种戏谑的语气:“这拳头固然威猛,但是它和子弹的速度比起来哪个更快呢?”爱蒙这才发现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自己的腰上顶着一杆上了膛的火枪。

“既然被人称作十四街之王,我就会守护这条街。假如你敢威胁我,或者是伤害这十四街上任何人的话。”爱蒙的语气充满坚定毫不退缩:“即便是挨下这颗子弹,我也会把你这张小白脸打到不能见人的地步。”

“呵,真是有气势啊。这一局算我输了。”对方笑了笑,扔掉了手中的火枪:“我这个人反对暴力,而且和你拼个你死我活没有任何好处,非常划不来。不如我们坐下谈谈,顺便再来杯茶,怎么样?”

—————————————————————————————————————————————

在第十四街和第十三街的交界处,一座两层的简易小洋楼上,悬挂着“十三街侦探事务所”的招牌,下面还画着一张坏笑着的戴着绅士帽男子的Q版头像。

房间内的摆设虽然不显豪华,却颇有艺术气质,而且十分整洁。古典品位的楼梯、桌椅、壁画和名画、花瓶等各种艺术品,使房间装饰的格调显得非常不错,但仔细看过的话会发现全都是一些二手家具和赝品。看来这个事务所的主人并不是像他的外表那样有钱。

但是此时的爱蒙被眼前蜂蜜红茶的香味所吸引,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种从未品尝过的“高级茶”。

“咳,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福克斯,是一名侦探。”对方假装咳嗽,试图把爱蒙的注意力从红茶吸引到自己身上。“正如之前我说的,我正在和你调查一样的事件,所以才登门拜访。”

“这种茶真香……是怎么沏的?加了什么?”爱蒙一边品茶一边举手发问。

“真这么好喝吗?其实也只是柠檬汁、蜂蜜和方糖……等下,你不要扯开话题好吗?”福克斯不知不觉被转移了注意力。“你难道就不关心杀害了孩子的野兽吗?”

“十四街是我的地盘,只要小弟找出那野兽的踪迹,下来用我的拳头来搞定。”爱蒙低头握紧手中的拳头:“杀害丹尼的凶手,无论是什么样的家伙,我都不会饶恕。”

“对拳头还真是有自信啊。”福克斯在爱蒙的对面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可惜看来你这次的对手并不是可以靠拳头来搞定的那种。”他从旁边抓过一张纸来,放在爱蒙的面前。上面用钢笔画着一个圆形,中间有五芒星和各种奇怪的符号。“这是我的委托人给我的线索。你在凶案现场,看到这种图案没有?”

爱蒙看到眼前的图案一愣,于是皱着眉头努力回忆着那惨剧发生时四周的情形。“是的……虽然已经被丹尼的血和泥土掩盖了许多,但是地面上确实有一个圆形的痕迹,很大的圆,而且有一种很浓的血的气味……那究竟是什么?”

“那是塞柏拉斯的召唤圆。”福克斯端起红茶品了一口,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塞柏拉斯,传说中看守地狱大门,巨大而且拥有三个头的地狱恶犬。你不可能用拳头去战胜的对手。”


(未完代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11/14(火) 04:01:18 =转= trackback:0 Comment:0
<<= =最近“沉湎”画画。。。 | ホーム | = =b>>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greengrit.blog51.fc2.com/tb.php/144-bd317b6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